首頁 > 物流在線 > 專家訪談 > 美國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的虛與實(海外...

美國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的虛與實(海外倉系統)

2018-10-23  作者:物流信息  來源:網絡

摘要 : 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的決定成為美國與中國開展貿易戰一攬子舉措的政策工具,并再次對聯合國等國際組織進行挑戰和威脅,已成為了美國倒逼聯合國改革的重要棋子。

  2018年10月17日,繼退出TPP、巴黎協定、伊朗核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國際協定和組織后,美國白宮宣布即日起啟動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的程序。該退出程序需要一年時間。


  萬國郵聯是聯合國的重要組成部分

  萬國郵政聯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以下簡稱萬國郵聯),是協調成員國之間的郵務政策的聯合國專門機構,也就是世界郵政的國際組織。在萬國郵政聯盟成立以前,國家需要逐一與其他愿意互相通郵的國家制訂個別的郵務協議。美國于1863年要求舉行國際郵政大會,促成萬國郵聯的成立。1874年10月9日簽訂伯爾尼條約時,稱為郵政總聯盟,1878年更名為萬國郵政聯盟。

  萬國郵聯規定了國際郵件轉運自由的原則,統一了國際郵件處理手續和資費標準,簡化了國際郵政賬務結算辦法,確立了各國郵政部門爭訟的仲裁程序。萬國郵聯的成立,使各會員國組成了一個郵政領域,溝通了各國之間的郵政聯系,促進了郵政業務和技術的發展。1947年7月4日,萬國郵聯與聯合國簽訂協定,成為聯合國的專門機構。上世紀60年代以來,萬國郵聯利用聯合國開發計劃署資金以及萬國郵聯本身的特別基金和預算支出,承辦和實施了郵政通信方面的援助項目,開展了郵政技術合作活動,在192個成員國之間協商全球跨國郵遞費率和其他標準。


  項莊舞劍:改變中美郵政費用不平等

  本次美國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的直接目的是減少美國郵政虧損,改變中美在郵政費用上的不平等現狀。萬國郵聯自 1978 年 7 月 1 日起成為聯合國一個關于國際郵政事務的專門機構,目前有 192 個成員國,該機構給予發展中國家2公斤以內包裹折扣,意味著發達國家會對發展中國家進行郵費補貼,促進國際間的郵件交流。盡管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萬國郵聯仍將中國列為“三級”國家,美國則為“一級”國家,中國則享受最大的郵費折扣。

  在萬國郵政聯盟體系下,美國郵政與中國郵政合作推出e郵寶服務,從中國至美國的2千克內小件商品運費價格僅10元人民幣,參考時限7-10個工作日。美國華盛頓州到加利福尼亞州的美國郵政小包郵寄費用約為7.2美元,與之相比,郵政小包是中國跨境電商物流方式中成本最低的,從中國到美國的國際郵費具有較高的性價比。因此該種物流方式是中國跨境出口電商中采用最多的,美國每年補貼中國的郵政小包達3億美元。低廉的運費成本使中國對美國電商出口快速增加,并對美國零售業形成一定沖擊。

  美國此次如果退出萬國聯盟成功,將可自由提升國際郵政費用,減少美國郵政虧損,同時美國提高針對中國的郵政“終端費”,將致使我國大部分跨境出口電商針對美國的業務面臨物流成本上升的壓力,對盈利能力造成負面影響。但從具體效果來看,中國對美國電商的規模超千億美元,但美國郵政對中國的快遞補貼才幾億美元,這種千分之一成本上升的影響遠低于美國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稅10%。


  意在沛公:倒逼聯合國改革的重要棋子

  退出萬國郵政聯盟的決定是在特朗普的強硬派貿易顧問納瓦羅的敦促下做出的,此舉成為與中國開展貿易戰一攬子舉措的政策工具,并再次對聯合國等國際組織進行挑戰和威脅,已成為了美國倒逼聯合國改革的重要棋子。

  被稱為外交政治界“陽謀家”的布熱津斯基以學者身份出場,卻得以深度參與美國的全球戰略設計,更在20世紀70年代卡特總統時期出任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直接走向美國的政治舞臺。《競賽方案-進行美蘇競爭的地緣戰略綱領》《大棋局-美國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緣戰略》《戰略遠見-美國與全球權力危機》,堪稱布熱津斯基的“陽謀三部曲”。布熱津斯基在《大棋局》一書中為美國在21世紀保持其舉足輕重的地位提出了大膽而又可能引起爭議的地緣戰略設想。布熱津斯基中心思想就是美國應在歐亞這塊世界上人口最多、自然資源最豐富、經濟活動最活躍的大地上行使力量。歐亞大陸西起葡萄牙,東至白令海峽,北起拉普蘭南至馬來西亞,是一個“大棋盤”。在未來的歲月中,美國的至高無上的地位將在這個棋盤獲得認可和受到挑戰。

  他認為,美國面臨的主要任務是處理歐、亞和中東的沖突和關系,防止出現任何超級大國對手來威脅美國利益或福祉。他在《大棋局》一書中指出,全球存在五個最重要的地緣棋手國(法國、德國、俄羅斯、中國、印度),和五個最重要的地緣支軸國(烏克蘭、阿塞拜疆、韓國、土耳其、伊朗),強調美國應該高度重視五大戰略,第五個戰略是在歐亞大陸的兩端,各發展出一個新的地區組織,進而在推動前述各國競爭的過程中,將這個組織深入覆蓋整個歐亞大陸,最終全面改造甚至替代聯合國。

  從特朗普上任以來,我們看到布熱津斯基戰略思想對特朗普的影響愈發明顯,其背后智庫傳統基金會針對全球秩序的設計更趨激進。這也與特朗普反對“以規則為基礎的現行國際治理體系”的整體思路保持一致。

  此前,特朗普已經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巴黎氣候協定》《伊核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朗普對國際貿易體系的整體態度也是先破后立、以退為進,以此顛覆現行的WTO貿易框架,希望構建一個將中國排除在外的全新的國際貿易體系。

  退出萬國郵政聯盟則是這一整體布局的重要棋子。9月19日,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首次發言,大談“美國優先”,包括要求聯合國改革,稱美國承擔的聯合國會費“不公平”、不值當。此外,他也多次抱怨聯合國會員國分攤會費比例不均,暗示美國負擔最重。他曾諷刺聯合國是“供人聚會、聊天和樂呵的俱樂部”,威脅把美國繳納的聯合國維和行動經費減少6億美元。可以看出,特朗普對聯合國未來改革的意向是期待在實現經濟利益和維持國際領導力兩個方面同時確保“美國優先”,不僅希望通過主導改革確保美國在聯合國的領導地位,而且減少美國承擔的國際義務,讓其他國家增加負擔,從而一舉兩得。


版權聲明

文章及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小編刪除,謝謝。

Copyright(c)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境通物流科技(廣州)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65650號-1
全天飞艇计划精准版